【健康管理】中成藥治療尋常痤瘡參考說明(2016年專家共識) 首頁 > 特色護理 > 痤瘡及印痕整體護理

 

 

尋常痤瘡是一種累及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皮膚病。中成藥治療尋常痤瘡在臨床得到廣泛認可,但部分臨床醫師由于中醫理論知識不足,不能準確合理運用中成藥,不僅造成中成藥的誤用和濫用,而且還會對患者的健康造成危害。為進一步規范中成藥在尋常痤瘡中的臨床使用,中國醫師協會皮膚科醫師分會中西醫皮膚科亞專業委員會組織國內知名皮膚科專家制定本共識。

 

 

一、診斷標準

 

01
 診斷標準:

參照《中醫病癥診斷療效標準》[1]  、《臨床診療指南⁃皮膚病與性病分冊》[2] 

 

02
辨證分型標準:

參考《中藥新藥臨床研究指導原則(試行)》[3]  、《中醫皮膚病診斷療效標準》和《中醫皮膚病診療學》[4]  ,并根據文獻整理和臨床流行病學調查結果[5⁃11]  ,結合目前痤瘡西醫分級標準,將尋常痤瘡分為肺經風熱證、濕熱蘊結證、痰瘀互結證和沖任不調證4種基本證型。

 

2.1
肺經風熱證:

相當于輕中度痤瘡(Ⅰ和Ⅱ級),皮損以黑頭(或白頭)粉刺和紅色丘疹為主,偶見膿皰,可伴有輕度癢痛感。或見顏面膚色潮紅,口干咽燥,小便黃,大便秘結。舌尖紅,苔薄黃,脈浮數或弦滑。

 

2.2
濕熱蘊結證:

相當于中度痤瘡(Ⅲ級),患者往往體型較胖或喜食辛辣油膩食物,皮損以丘皰疹、膿皰和結節等為主,疼痛明顯。可伴有口苦、大便秘結或粘膩或便溏。舌質紅,苔黃膩,脈滑。

 

2.3
痰瘀互結證:

相當于重度痤瘡(Ⅳ級),皮損以暗紅色囊腫和結節為主。可伴有納呆、大便不調。舌質淡或暗,苔膩,脈滑或澀。

 

2.4
沖任不調證:

相當于有高雄激素水平表現的女性痤瘡。皮損往往于月經前加重,好發于中青年女性。月經前面部皮疹發病或加重,皮損以粉刺、丘疹為主。常伴有月經不調、心煩易怒、腰膝酸軟。舌紅,苔薄黃,脈弦細。

 

二、治    療

應遵循中醫的辨證論治原則使用中成藥治療。多數中成藥藥味較多,兼顧多個證型及兼證,故對部分復雜病證也可以采用辨病論治原則。中成藥作用大多較為和緩,皮損較輕(如痤瘡臨床分級為Ⅰ、Ⅱ級)時,可單獨使用,但若皮損較重,建議與其他藥物及方法聯合使用,以取得更佳療效。

 

       由于部分臨床醫師中醫理論知識不足,不能準確合理運用中成藥,不僅造成中成藥的誤用和濫用,而且還會對患者健康造成危害。那么該如何選用中成藥來進行治療呢?

 

01
局部用藥:       
1.1
以粉刺丘疹為主要表現的痤瘡:

    姜黃消痤捈劑,可清熱解毒,散風祛濕。

    玫蘆消痤膏,可清熱燥濕,殺蟲止癢 。

兩者同時還具有抑制皮脂溢出的作用,使用時應注意劑型的區別。但姜黃消痤捈劑對于酒精過敏者和皮膚破損

 

1.2
以結節囊腫為主要表現的痤瘡:

復方芙蓉葉酊:清熱解毒,散結止癢。

龍珠軟膏:清熱解毒,消腫止痛,祛腐生肌,更適用于結節,膿腫伴紅,腫熱,痛等改變的皮損。 

 

1.3
痤瘡后期:

積雪苷霜軟膏適用于治療痤瘡后期以色素沉著和增生性瘢痕為主的皮損。

 

02
系統治療:

根據痤瘡的發病特點,辨證治療。

 

2.1
推薦類型:

 

 

 

清熱解表類:

 

 

銀翹解毒丸,成分包括金銀花,連翹,薄荷,荊芥,淡豆豉,牛蒡子,桔梗,淡竹葉,甘草等,具有疏風解表,清熱解毒等功效。

防風通圣丸,成分包括麻黃,荊芥穗,大黃,芒硝等,具有解表通里,清熱解毒的作用。

 

 

 清熱利濕解毒類:

 

 

金花消痤丸,主要成分包括黃芩,黃連,黃柏,梔子和大黃,具有清熱瀉火,解毒消腫的功效。

一清膠囊,成分包括大黃,黃芩和黃連等,具有清熱瀉火解毒,化瘀涼血止血的功效。

消痤丸,成分包括龍膽草,大青葉,玄參,野菊花,黃芩,金銀花,蒲公英,淡竹葉,夏枯草,紫草,竹茹,生石膏,石斛,脈動,升麻,柴胡等,具有清熱利濕,解毒散結等功效。

 

 

清熱涼血解毒類:

 

 

 

皮膚病血毒丸,主要成分包括當歸,赤芍,紫荊皮,蛇蛻和連翹等,具有清血解毒,消腫止癢作用.

復方珍珠暗瘡片,主要成分包括羚羊粉,水牛角粉,珍珠粉,生地,赤芍,元神等;具有清熱解毒,涼血消斑的功效。 

清火梔麥片,主要成分包括穿心蓮、 梔子、 麥冬;具有清熱解毒,涼血消腫。

 

 

 

 活血化瘀散結類:

 

 

 

血府逐瘀膠囊,具有活血祛瘀,行氣止痛的通宵。

大黃蟄蟲丸,具有活血破瘀,通經消痞的功效。

積雪苷片,有促進創傷愈合作用。

 

 

 調和沖任類:

 

 

丹參酮膠囊,主要成為為隱丹參酮,具有廣譜抗菌消炎作用,能夠殺滅痤瘡丙酸桿菌等,可抑制皮脂分泌,并具有溫和的雌激素樣活性,具抗雄激素樣作用。

逍遙丸,具有疏肝健脾,養血調經等功效。

 

 

提示

上述中成藥為清熱劑者,藥性偏涼,聯合應用可增加苦寒之效,副作用增加,治療時可根據病情發展,依據主癥次癥重點選取藥或階段用藥治療。此外,平素怕冷,四肢不溫,大便稀溏者不宜選用清熱劑,而且中病即止(病情大體緩和就要停止該藥,或用其他藥調理)不宜久服,久服易致體虛怕冷,倦怠,便溏瀉泄等脾胃虛弱之象;月經期不宜使用,可能導致痛經,經量減少等不良反應。上述中成藥為活血劑者,如血府逐瘀膠囊,大黃蟄蟲丸,月經期慎用,也不適用于傷口未愈或有出血傾向的患者。

2.2
辯證論治療原則:

肺經風熱證,治療以宣肺清熱為主,可輔以清肺胃實熱,通利二便等。治療宜選用上述清熱劑。面部以少量丘疹粉刺為主,無明顯次癥者,可首選銀翹解毒丸,清熱疏風解毒。若兼有肺胃熱盛的次癥,如體質壯實,面部皮脂溢出明顯,舌苔黃厚,口氣重或大便干結,便秘等,可選用防風通圣丸清肺胃實熱,通利二便。

 

面部以炎性丘疹,膿皰為主要表現,無明顯次癥這,可首選金花消痤丸。若出現少量結節,囊腫者,可選用一清膠囊。其中以口周多紅疹,膿皰,宜選用一清膠囊。若兼有肝膽濕熱次癥,如舌質紅,舌苔黃,口干口苦或心煩多夢等癥狀者,可選用消痤丸清熱利濕解毒。

 

若皮損以囊腫為主,色暗或紫,經久不退,可選用大黃蟄蟲丸,血府逐瘀膠囊或桂枝茯苓丸。皮損以面部結節囊腫為主要表現,若無其他明顯次癥者,可選用皮膚病血毒丸。若皮損出炎癥反應劇烈,臨近淋巴結腫大,可選用清熱涼血重劑,如復方珍珠暗瘡片。

 

臨床上證型可能更為復雜,在使用時可靈活配伍運用。比如沖任不調兼有口干便秘者,可加潤燥之癢膠囊,使清虛火而不傷陰血。若皮損表現以結節囊腫為主,但仍有少量粉刺膿皰者,可聯合清熱利濕解毒類中成藥使用。痤瘡治療后期,以色素沉著或淺表性瘢痕為主,可聯合積雪苷霜片內服,促進創傷愈合,色素沉著消退和減少繼發瘢痕形成

 

 

參考文獻

 

 

中國醫師協會皮膚科醫師分會中西醫皮膚科亞專業委員會. 中成藥治療尋常痤瘡專家共識. 中華皮膚科雜志2016,8(49)533-536

 

 

三、不足之處

 

 

雖然中成藥在臨床上廣泛應用于尋常痤瘡的治療,但高水平的具有循證醫學證據的文獻還未見報道。本次共識納入的參考文獻證據等級均為Ⅱ級(半隨機對照試驗或隊列研究、病例對照研究),樣本量較少,證據級別較低,大部分為與西藥聯合用藥,且沒有關于中成藥單獨辨證治療痤瘡的臨床報道

 

 

四、后  記

 

 

 

參與共識起草專家名單(以姓氏筆畫為序)
刁慶春(重慶市第一人民醫院)、劉巧(海南省皮膚病醫院)、劉紅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醫醫院)、閆小寧(陜西省中醫院)、宋坪(中國中醫研究院廣安門醫院)、肖云(昆明市中醫院)、陳達燦(廣東省中醫院)、陳利遠(貴陽市第二人民醫院)、楊志波(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楊素清(黑龍江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楊潔(海南省皮膚病醫院)、范瑞強(廣東省中醫院)、周冬梅(北京市中醫醫院)、段逸群(武漢市第一醫院)、龔麗萍(江西中醫藥大學附屬醫院)、黃寧(福建醫科大學附屬第二人民醫院)

 

 

 

电子游艺哪个平台最火